Tuesday, December 19, 2017

圣诞之季(So This is Christmas)

圣诞之季(SoThis is Christmas)

 2017-12-15 宫景耀 牧师 

列侬和小野洋子七十年代的这首《圣诞快乐(战争已经结束)》被Celine Dion翻唱,结果每到说“圣诞快乐+新年好”的时候那个旋律就出来了。音乐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所有的旋律进入大脑之后就会存在那里,直到某个场景将它们再从深层记忆中挤放出来。五百年前宗教改革的推动者们深深晓得音乐的做用,从马丁路德到加尔文不只是在神学论述、圣经教导上开创了新格局,同样在音乐和敬拜上也是事无巨细地建立全新的格式。我们心中所回响的乐声差不多就是我们的人生格调和品味了,这品味与知识无关。

每每到圣诞节的时候好象有一套既定的程序,除去感恩节留下各种清教徒和印第安人的各种符号,立起圣诞树,门前挂上带有槲寄生的圣诞花环,孩子们准备大袜子,学校开party,教会的长执们更是带着诗班准备圣诞节目等等。华人教会的圈圈每每都会有人提出一个老问题“基督徒要不要过圣诞节”,然后就象在湖面投了一块石头,引发一串的讨论、分享、转载……到新年一过,这些讨论就自动封存,因为大家要开始为春节做准备了。

今年听到各种讨论中有一个让我小小关注了一下,听说有的教会不但是完全抵制“圣诞节”,而且抵制包括“复活节”在内的所有基督教的节日,是不是抵制中国传统的节日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在如今这个全然网络化无国界的数字化时代,仍然如此“极端”的却是已经不多见了。两千年前的圣徒为此所花费的生命代价被我们淡忘了,其实说“谈忘”也不算公允,因为从来就不曾听过如何能说忘记呢?

虽然复活节在希腊语和拉丁语两个区域的教会间略有不同,主要是与各自延用的历法不同有关,但基本上都是要回溯犹太历的逾越节为标准的,因为基督的复活是历史事件(historical event),不是传说更不是神话,所以在同样为历史的时间历程中加以回顾和记念是极为重要的宣告,基督徒每七天就要聚集一次宣告“基督已经复活”这个历史事件,而每年一次普世性的记念活动更是对于“我信身体复活”的最好宣告。因此,如果有人完全不过复活节就显得不可理喻了!

那么基督的出生也是历史事件(Historical event),其意义的延续性在神学思考上是后于复活节的,所以圣诞节的纪念活动远远迟延到三世纪才成为公众的活动。这里面除了神学的思辨以外更涉及到政治和文化的变革。而圣诞节因为其历史时间的“不确定性”,让这个由异教文化转移过来的节日夹杂了太多非基督教的因素,所以有基督徒“不过圣诞”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话说回来,圣诞节的出现并不只是一种文化冲突的胜利,更深层次来说也是基督教教义经过三百年的厘清之后的一种表达。基督的受难与复活是基督教信仰的内核部份,其意义自然会延申到各个层面。
基督从死里复活,他的复活不是精神性的复活而是身体与灵魂的的变化更新,这是核心信仰。基督是“有”身体的,所以才能经历真实的死亡和复活,那么基督的身体与其他人类的身体有什么不同呢?这就引发了又一个问题,基督是真实的人或者是神人,或者是神?如果基督是神,他与上帝又会有什么不同?

这些问题都是由于那个复活节后的显现引发的,但解决这些问题却是用了三百年!

在基督是百分之百的人和基督是百分之百的神之间,有许多教父们经过了长期的讨论和各种会议。今天我们知道会议最终的结果(正统教义的确定),有了正统才能定义“异端”,而各种异端不是“不信”基督耶稣,而是他们的信偏颇到了某一个角度无法达至在真理中的“平衡”。最先是诺斯底主义的“幻影说”,做为百分百神性的基督完全不存在真正的“人性”,基督与门徒们在一起的时候只是一种超然“影象”。而诺斯底派的影响在每一代中都有不同的“变体”,所以每一代的圣徒都要不断地强调做为百分之百神性的基督同时还有百分之百真实的、与你们相同(但无罪)的人性。这就是基督“神人二性”的平衡。而完全接受基督有人性却彻底否定其“神性”的观点是在廿世纪才正式出现的,因为在历史上大部份时代包括许多异端都多少的接受基督是神这个前题,一些人被定为异端只是因为他们认为基督是在人与神之间的“次一等的神”(亚流、李常受等)。如果知道这样的背景,初期教会的圣徒聚集庆祝“圣诞节”的神学意义就明显了,因为“基督耶稣通过童女马利亚取了人性”不是神话故事也不是民间传说,而是历史事件(historical event)所以在时空中记念和庆祝这个日子就特别的重要。而因为他的出生是那么卑微,所以无人知道准确的日期,那让我们借用一个异教徒的庆典日来庆祝我们救主的降生,又何尝不可呢?

所以每次的“圣诞”之季都是宣告基督是道成肉身,有着真实的人性的救主的日子!应当帮助基督徒在时间中建立起对于基督耶稣准确的认识,并从而在基督里面有盼望。而圣诞期间各种“活动”引起世人对于基督教信仰的留意,不也是正应了那句伟大的宣告: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

信仰的平衡是比信仰的热情更难的事情,因为许多的热情后面可能有许多私下无可告人的原因,但平衡的信仰却是在恩典中的委身并加上长期“以信寻知”的探索才能得到的,它需要许多许多的自我否定和反省,更是需要内在不止息的“热情”,在每个观点的冲突时更是需要圣灵超然的大能和保护。

今年注定将是一个安静的“圣诞”,妻的离去让我措手不及,很多的蓝图美景都自动下架,陪伴着的是空荡的心灵。比CS鲁益师幸运的是身边还有一个八岁的小儿子,每天需要打理、照看,于是发呆的时间就少了很多。两周前将油画的各种材料又摆了出来,早先因为太太不习惯调色油的味道(因为肺部的癌变)所以一直没有画,不过现在有了时间可以画了,坚持了半日就又荒废到了现在。
(刚刚动笔的时候,正好一位当地的退休牧师专程来看我,留下了这张充满阳光的照片,非常感谢他。这张画已经画了许多年了,一直是这样时而拿起来画几天,然后又放在那里几个月几个月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完工。目前算是完成了一半吧。)

本想着新年和圣诞能够有所收尾,目前看来许多事情都需要随遇而安;完成的工作也都是上帝的恩典,不成的也不需要太在乎,如所罗门所说的,天下万事都有定期!

今天妻离去已经整整廿八天了,常常感觉是昨天的事情,因为她走的对我还是太突然,所以有时不觉得已经是个“历史事件”了,反而好象是未来的某个时间要发生而预投出来的幻象。医院的院牧和我曾经聊了很多,他建议我将自己的心情写出来,也曾经想过,却无从提笔。或许我们东方的文化一直要求我们要内敛,不形于色,所以内在的自我情感埋得太深,已经不习惯于对自我的表达。又或者是因为对于人的情感曲线过于清楚,反而“医不治己”了。做为牧者经常是操办他人的婚丧嫁娶,总是做为鼓励者安慰者出现,牧者的牧者是他们的安慰者,而有时大牧人会许可你去独自面对眼前的艰难。这也是信心路上的操练!

妻是感恩节前一周离开的,每到感恩节都提醒我学习感恩,学习在逆境、艰难中的感恩。而今年是在生死之间学习感恩。
(这个图表可补充上一篇文章,里面是当初五月花号成员在新大陆一年前后的人口对比,下图灰色的是死于1621年的人员)

马上到圣诞了,今天斯普罗(R.C.Sproul)又去世了,可能大多华人基督徒并不知道他,他是一位影响今天英语世界的重要教会的领袖。这也是一个历史一事件。然而,节日仍然一如既往地来到,活着的人继续面对着生死和善恶的人生。

如果没有上帝,生死有何意义?如果上帝没有道成肉身,人类又有何独特之处?基督如果没有死而复活,未来将何等虚无?

因当年他曾生在马槽取了与你我同样的人性(无罪的人性),所以我们今天可以彼此祝福说:
圣诞快乐!

因为他是我们的盼望,所以我们可以说:
新年好!

他是与我们同在的上帝(以马内利)

宫景耀 牧师
草于2017年12月14日 景林居

PS:今年终于过上了“白色的圣诞”,生在迈阿密的小儿子今年也是第一次看见了雪。然后我用了许多的解释告诉他不能说“雪淋淋的现实”,解释到最后觉得也真的可以算是“雪淋淋的现实”(雪加雨啊)。

一点简单的代祷事项:
请为宫牧师的身体灵代祷,希望有心力和体力完成他的画作;
请为这副画的未来代祷,宫牧师考虑完工后出售,以尝还各种费用。
因为天冷,对于宫牧师原本的血压高影响很大,求主保守吧!



每日都会去宫师母埋葬的地方,听听墓园的钟声,自言自语一番……

Saturday, November 25, 2017

我信身体复活! (宫牧家书)

2009年秋日,十月之末。廿分钟的主日证道,(包括传译时间),是我记忆中最短最短的一次证道。因为一会友的太太离世归主,殡仪馆的人员、亲友的车子和棺木,以及警车都各就其位,要准时出发去墓地安葬。所以将主日的礼拜与葬礼的礼拜合并在一起举行。所以就要调整时间表和节奏,当时的内容就是“我信身体复活”。

我信身体复活,是《使徒信经》末后数第二句;我们可能每个主日都会公开背颂,其句虽短,意义不凡。
复活是基督徒信仰中至为关健的地方,而“我信身体复活”在廿一世纪几乎可以算为在基督徒信仰的“试金石”。因为许多人外表看来好象是至为虔诚的基督徒,可是如果深究其对信仰的体认和理解,马上就会发现许多的参杂和混合。我们不知不觉间已经将我们信主之前的许多“观念”“文化”“信仰”混杂进入了基督教信仰。五百多年前的宗教改革家们不是创建一个什么新的信仰(新教)而是倾尽一生致力于“去伪存真”的工作,将一千多年间这里加一笔那里补一笔之后已经面目全非的信仰清理出来,显示出原本纯全的样式。
日光之下无新事,今天的基督徒同样也重复着两千年间的各种问题,最大的就是信仰的“混合”,将自己本民族的文化、宗教和信仰理解带入到基督教里面来。而回归圣经和传统的教义,永远是牧养教会的重中之重!
而“信经”的意义就更为重要。这个在我早年间的文章:《使徒信经》简介,中已经就所说明,在此就不重复了。

什么是“我信‘身体复活’”呢?要理解这句首先需要回到第一个复活节的夜晚。基督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因为是特别的“预备日”犹太人的大节期,所以在当天黄昏时就被埋进坟墓。耶稣被安葬的时候是相对匆忙的,根据圣经的记载是亚利马太的约瑟和尼哥底母前来用一百斤的香膏(没药和沉香)包裹了耶稣的身体,在日落安息日开始之前就安葬了(参约翰福音19章,路加福音23章)。就是说当时只是进行了简单的防腐处理,安息日过后再行正式的进行洁净等安葬的程序,所以那些跟随耶稣的妇女们才会回去准备香料香膏,并且在安息日过后第一时间回到坟墓,要好好重新安葬基督的身体。(参路23:55-56) 当然了,当她们再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基督的复活从此彻底地改变了人类的历史和文明!当耶稣再次出现在众门徒的面前的时候,是复活节的夜晚,虽然他的身上还有手上的钉痕和肋旁的枪伤,但却完全不是一个刚刚受过苦刑鞭打后的样子,他问门徒:你们有什么吃的没有?又安慰那些惊慌害怕的门徒说:是我,不要怕,你们可以来摸我。(路廿四)

我们可能对于复活有过各种各样的“猜想”,但是最直接的参照却是基督耶稣自己的复活记录。当他经过各各他的死亡之后,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不是一个飘摇不定的鬼魂,而是一个真实的活人,他可以吃、可以喝,可以被人看见、摸到;但又不同于我们的血肉之身,因为明显地他复活后的身体不受制于空间和自然生存的限制。当基督升天的时候,并不需要穿上宇航服,戴上氧气面罩。圣经说:他是从死里首先复活的,是“初熟的果子”,而我们将来的复活也将像基督的复活一样。这个复活是进入永恒的复活!

所以当我们宣告说“我信身体复活”的时候,是表明几件事实:
一、基督的复活是身体的复活,不是基督精神的复活;我们所等候的复活也不是精神性的,而是身体的复活。
二、灵魂是不会死的,因为灵魂是来自赐生命气息的上帝,死亡是指灵魂离开了身体;虽然身体留在世上,但灵魂是回到上帝面前的。
三、可能会让人惊恐的是:所有人的身体都会复活!包括属于上帝的人和背离上帝的人;
四、未后白色宝座的审判台前受审判的不是人的“鬼魂”而是有着身心灵的活人,所以之后的赏罚也不是在魂魄的层面,而全人都要承受的。
五、天国是属于“活人”的,将来的新天新地里面不是一群“鬼魂”在那里飘来飘去。

这有什么意义呢?
1、每个人在世上只有一生一世;不是轮回复生,一个又一个身体的替换;
圣经没有提供一套“居间之境”的描画,却告诉我们必将有的身体复活,让我们可以认真生活,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在身体上荣耀上帝。所以不需要去浪费时间猜想阴间的场景,而是做为在世上的“寄居者”花时间为自己的永恒做准备;用地上不多的日子,为天上永恒的福乐做准备,是上帝极大的恩典!
2、上帝所应许的天国是有身体的,是可以吃喝,可以摸到的!
早先的古教父们在此特别提醒我们做为教会的成员是何等重要。因为有身体,所以才会有群体,才会有群体的共同生活体验;因为有“身体复活”就有教会做为“圣徒群体共同生活的园地”的基础,同时也是天国永恒的预演。进入教会(学者用“共同体”来翻译奥古斯丁的概念)是一个人身心灵全然的参与。这重身心灵全然的参与因为“我信身体复活”成为一个持续不断的永恒状态。
因着身体的缘故,参与教会不只是普世大公性的灵性活动,也是地方教会实际具体的投入。
说句题外话:那些主日以各种理由、借口不去“教堂”做礼拜的,他们一定是不明白什么是“我信身体复活”的人!

总之,基督教信仰并不是一种纯精神的信仰,这也是两千年来各种文化和背景下的统治者们都对基督教“头疼”的原因,因为基督教信仰是实在、实际的信仰,不只是在你的心灵层面引导你的思考,更是在你的身体层面引导你的生活。

你信身体复活吗?朋友们,拍拍你的胸膛问问自己:我信我的这个身体将来会复活吗?我相信许多做为信徒多年的基督徒也需要好好问问自己。

许多基督徒是康德式的基督徒,他们认为基督教是最健康最有道德的宗教,他们可以参与教会很多年,可以相信许多基督教的教义理论,但是他们并不相信“身体复活”!到今天这仍然是极为普遍的心态。

华人教会兴起增长迅速,但内在的信仰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基督教在有些人来说是代表“民主”“自由”和“进步”;有些人来看是代表“成功”“修养”“西化”;还有很多人更是以既得利益的角度在教会中游走着,特别是海外华人教会,因为在教会里可以带来生意、人脉和舞台!所以更需要每位圣徒自问一下,我是不是相信身体复活?我将如何面对我的永恒?这短暂人生将为我带来什么样的永生或永死?(火湖中的活人并不会因为火的焚烧而渐渐销化,而是永永远远的在身体中被火烧,这是极为难以接受的,却是圣经里无出其二的预告。参启示录廿章)

这半年来没有正式写过什么文章,每天照料患病的妻子和八岁的小儿子,最大的挑战是学习煮饭做菜。小时是妈妈煮,结婚之后是太太煮,一个被“惯坏”的开始面对各种的“少许”比当年面对希腊文还要头痛。所以许多杂文都是直线平序下来,谈不上结构和章法,不是论文也不是散文,是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有几次被远方的同工责备说,写了文章为何还要加上个“随笔”什么的,让人觉得好象是很不重要的文章,要么就是你是很高傲的态度………期实是被撕碎的心灵所继续的思考……不过仍然有很多朋友能够一篇一篇地追下来,也是很让我感动。非常感谢那些一直不离不弃地朋友们!

今年年初确疹得知太太五年前的乳腺癌在2016年九十月就已经复发并转移到肺和胸骨,算是第四期吧。虽然如此还是再努力坚持了十一个月,期间我们离开了迈阿密,在萨瓦纳河边找到了一小块安静的居所,太太向往着田园生活,我们养了鸡、狗和猫,虽然太太不能吃鸡蛋,每天从鸡窝收鸡蛋的过程却是带给她很多快乐。当然还种了许多蔬菜水果,期望着未来的收获。

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和考查,太太选择了gerson葛桑疗法,总体上来看还是很有效果的。只是最后因为在新的环境受了感冒的传染,引来了几周的咳嗽,于是系列性的影响了她的休息、饮食,和局部地区加倍的疼痛。期间因为咳嗽的疼痛去了两次急诊,第一次因为我们是无医保的,让我们在椅子上等了六个多小时,太太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流着泪回了家。第二次再去,医生针对咳嗽开了消炎药,但随后引起了呕吐,彻底消耗了她的体力。

十一月十四日,我们去了当地的癌症中心,本来是计划放疗减轻疼痛(咳嗽已经好了),所以下午住院;第二天中午有过一次放疗。当时医生对她的情况也很乐观,认为她的精神状态和身体情况经过各种止痛治疗后坚持到复活节应当是可能的。十六日一早两点多护士打来电话说她的血压突降,叫醒了熟睡的孩子就到了医院,不过仍然没有想过会这么快离开我们。中午十一点半,计划将她转到护理中心的人员到达,我对她说:来接你了,我们要去更大更舒服的地方。当我准备扶她起来的时候,她却一下子平静了,深深地睡了,没有再唤醒。

虽然我们知道她的生命在一点点耗尽,但当她离去的时候还是那么突然和出乎预料,让我措手不及。按照她生前的遗愿,将眼角膜捐出去了,她说这样我的眼睛还可以继续观看上帝创造的美好世界。

因为她要求土葬,(后来才知道主要是为了二儿子考虑的),所以十七日(第二天)一早我就到殡仪馆办理各种手续,从棺木到墓地都办好了。下午从学校接了孩子就再回去给她最后的梳洗、更衣和打扮。没有得到老婆大人亲自的指示,只能揣测着选了她喜欢的衣服。想起当年结婚时一位老姊妹对我们说过的话:穿衣见父,脱衣见夫。当年曾经掀起了你的盖头,今天就要让你美丽安息。

周六所订购的棺材廿四小时内送到,用最后的储备为她订购了铜的棺材,这边没有中国的金丝楠木,铜是当年会幕中用来做祭坛的材料。铜的棺木也适合她做为“活祭”的一生!将她安放在棺木中,为她最后的梳理和妆扮;生前许多美好的首饰,她都没有机会佩戴………我们九二年订婚时自己设计定制的戒指、一些书、画……


周日晚上是殡仪馆安排的吊唁时间。太太平生将许多事都看透了,她不喜欢再被人“消费”,我们没有公布她离世的消息。本以为只是我们爷仨的时间,不会有什么访客,没想到竟然前前后后来了一百人,小小房间不能容纳,人们只好在大厅里面等候。都是我们搬到新地方这不到五个月所认识的新朋友,有的是在商店里,有的是在农贸市场,有的是街边邻舍,更多的是我们曾无意走进的教堂的会友。他们实在的并不知道我们是谁,只知道是来自佛罗里达的一家中国基督徒。没有人来表演,都是因为我们是基督的儿女带来他们的关心。这也是我太太最喜欢的,特别是看透了人间风云之后。


周一上午是最后的礼拜,然后有警车开道,来到坟地,大儿子理所应当在扶棺的位置,一周之前他刚刚满廿一周岁。

和妻的身体最后的告别,看着工作人员将棺木沉下,……最后重新铺上草皮……就这样,送走了一起生活了廿四年的妻子。

周二,托着疲惫地身体,带着孩子回到当地的图书馆(有wifi),正式公布了太太离世的消息。之前有一些朋友来问询,因为不能隐瞒就私下告知了,所以许多“消息”已经飘洋过海,但截止到周二才算正式地公布举哀。

之后许多的问候和留言,让我很受感动。谢谢大家的关心、思念和代祷!不能一一回复的,也请大家见谅。

做为牧师和传道者,这廿八年来参加过、主持过、打理过很多葬礼,但亲自打理自己亲人的葬礼仍然是件让人心碎的事情。所以大家的牵挂和代祷就更显珍贵!

而我们不是没有盼望的人,虽然伤痛反而更显我们所信的是何等伟大,何等令人安慰。是的,“我信身体复活”,因为有身体,在永恒中我们可以再相会,就象我们的主耶稣复活以后,我们可以一起聚会,可以吃、喝,畅谈。我信身体复活,这样的信仰全然不同于任何人间发明的宗教,在基督里给我们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许多思念王霞师母的亲友和弟兄姊妹们,盼望您的思念也成为您信仰的确据,让我们可以与所爱的人在基督里预约一场荣耀的party,在那更美的复活之日,号筒吹响之时!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

愿主祝福所有的家人、朋友和弟兄姊妹!

也祝福所有我们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们:感恩节、圣诞节、新年快乐蒙恩!

以马内利


宫牧 景耀 泣书
于主后2017年11月25日 萨瓦纳河边的景林居




Tuesday, November 21, 2017

2017年 感恩节特别家书 (讣告)

2017 感恩节特别家书 (讣告)

1620年清教徒为了逃避欧陆对信仰的逼迫,特别是为了可以按照清教徒的传统来敬拜和事奉上帝,坐着“五月花号”来到了北美新大陆。这些清教徒的到来成为美国历史重要的开始,从信仰到社会生活、法律等各方面仍然影响着今天美国人的生活。

但是回到当时这些新移民的生活并不是我们所猜想的那么浪漫美好,甚至以我们今日之标准来看是充满了艰难、苦痛和眼泪的。我曾经在当初他们靠岸的海边看到过做为展示的“五月花号”复制品停靠在岸边,小小的一只三桅木头船(宽七米六,长不过三十三米),里面的空间狭小,空气不流通。很难想象当初在这里的清教徒如何渡过漫长无边的航行,如果你享受过可容三千客人,配备有健身中心、跳水泳池和廿四小时餐厅服务的豪华游轮,“五月花号”穿过大西洋的旅程完全可以称为“恶梦之旅”(当然在迈阿密近九年时间里,我只是在送客码头远观那些雄伟的巨轮,并没有亲自登上过它们的甲板)。

这些清教徒在正式登上五月花号出发之前,早他们先走的一批清教徒(130人)已经全部葬身海底;在五月花号之前他们曾试图用另一艘小船出发,但因为风浪和破损两次折返,最后是租借相对安全一些的“五月花号”出航;所以对于这一百零二名乘客来说一切都是“前途未卜”;他们经过了六十六天的航行(九月六日到十一月十一日),到达北美新大陆,原本目的地是在今天的纽约曼哈顿,却因恶劣天气在今天的波士顿南边的海岸登陆。登上大陆之后厄运并没有停止,当天他们领袖的太太失足落水而死;然后是面对陌生、没有接应之人的土地,和北方寒冷的冬天,(相当于中国的沈阳、长春的气候),一半的人先后死于饥饿、寒冷和疾病,一年以后随着“五月花号”到来的廿二位成年女性中只有四个活了下来,就是说有十八位妻子、姐妹在新大陆离世。用我们传统的思维来判断,他们这些人太“不顺”了,太走“背运”了;如果放到教会的环境下,或许会说他们的旅行一定是随己意而行,没搞清楚上帝的旨意,不顺从上帝的安排。明显地好象上帝之前已经多次地警告过他们:前面有一百多人死在海里,又是多次船坏不能起航,现在的结果就更是证明这些清教徒没有得到上帝的“祝福”,他们是“走到了上帝的前面”,因为残酷的现实已经足够“证明”了!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清教徒的领袖威廉布来得福在经过一年的艰难之后宣布了第一个“感恩节”,这个“感恩节”太不合乎常情、不符合常理!

什么是感恩的意义?我们也常常说“人活着要感恩”,但是我们的感恩有没有对象?有没有向“他者”的感谢?或只是自我满足、自我褒扬如耶稣所说的圣殿内祈祷的却自以为义的人呢?是,我们也会感谢帮助过我们的人,但仍然是平面的。我们缺少形而上的感恩,是被形而下的世界所左右的感恩;就是说如果我们的心灵没有来到永恒和上帝的面前,向超越世界的上帝感恩,那么我们的感恩就会受到世界上得与失而影响,甚至是左右。这种内在的超越性是其他宗教不能找到的,也是基督教信仰最为奇妙的地方。因为在基督里,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我们就能以超世界的眼光看待我们正在经历的历史和生命体认,知道我们虽然还有许多的不明白,但却深深知道冥冥之中有上帝在掌管着一切,仍然可以向上帝感恩。如果上帝不允许,任何事都不能发生;同时上帝有他奇妙美好的计划虽然当时我们不明白,但总是为了天国的荣耀和永恒的好处。

(2015年感恩节,在宫牧师原迈阿密的家中,一起讲述、感恩的时候)
 
每年感恩节我们都会与弟兄姊妹在一起,不是热热闹闹大吃一顿火鸡(请弟兄姊妹不要庆祝“火鸡节”),而是一起回忆当年清教徒的历史,体会他们那超然的感恩精神(感恩节)。一个基督徒如果没有能够抓住这种以信心来感恩的属灵实际,他们的信仰就与很多烧香拜偶像的人没有什么实际的区别。

有一个短小的文章叫“第一个感恩节”当年在国内的时候就用来做为感恩节聚餐的阅读文件(今天找出来旧文重发)。清教徒能够“感恩”不是因为他们没有人性、没有感情,不知道愁、不知道苦,而是因为他们的眼睛可以透过世间短暂的苦痛而看到永恒的荣耀,并且知道自己的苦难是为历史开创更美好的未来。虽然一无所有,仍然相信上帝的供应;虽然心中伤痛,仍然信靠上帝的主权;虽然所爱的人离开世界,却深知将来天家的喜乐将代替今天的眼泪。

回忆每次大家感恩节聚会的时候,除了回顾当年的历史之外就是回想自己的一年之间走过了什么样的道路,分享自己的“感恩”经验。那真是我们聚会最为美好的时光!

今年这个感恩节我们不在已经服侍了近九年的迈阿密,也不会有五六十人在家里的热闹聚餐;只有身体的疲惫、心灵的伤痛、经济的窘迫、孩子的孤单……


(2017年五月母亲节最后的合影,是我们一家四口人最后一次走进华人堂)


(中间光头者是一周前刚满廿一周岁的大儿子)

昨天(廿日)亲自安葬了经过多年病痛折磨,最后被主接去安息主怀的妻子。刚刚离别了一起生活了廿四年的妻子,今天就收到了“感恩节快乐”的问候,我还能不能“感恩”呢?这实在是个极大的挑战!(我相信关心热爱我们的朋友们一定会继续为我们祈祷,继续帮助、鼓励我们的。)

是啊!当我们不能感恩的时候,用信心的眼睛往上看看,信心告诉我们上帝就是上帝。感恩节就是纪念、思考和效法当年的清教徒已经留下的美好榜样,在一无所有,失去一切的时候,我们仍然向上帝感恩!感谢上帝透过耶稣基督的奇妙出生、十字架受死和伟大的复活,给了我们永远的生命,我们的人生是有盼望有永恒的!同时更要感谢上帝许可我们基督徒继续会经历人生的各种苦难,通过这些苦痛磨砺我们,让我们的生命有深度和广度。

在这个感恩的时节,在基督里我们继续学习“感恩”!透过感恩的泪眼重新认识上帝、认识我们自己!

因为妻的离去让我们措手不及,又是在一个全新陌生的地方,所以我们没有第一时间通告大家、惊动大家,这也是妻本人的遗愿。有肢体私下问候时得知了消息无法“保密”,所以许多朋友会从不同途径听说了这个消息。做为家人,今天算是我们正式公布这个消息,之前的消息无论何种来源,都算是“非正式”的,恕报不周!



也请所有关切的朋友们理解。更请大家在这个“感恩时节”可以为宫师母无牵无挂地息了一生的事奉和劳苦在天父上帝怀中的安息而感恩。愿上帝祝福所有宫师母曾经帮助、服侍过的家人、朋友、弟兄姊妹,让我们都能够行完我们当行的路程,成就上帝所计划的使命,准备得胜荣耀复活之日的团聚。

感恩节快乐!

以马内利(与我们同在的上帝)

宫景耀牧师
主后2017年十一月廿一日,
草于萨瓦纳河边景林居